迹江

你曾用欢笑驱赶你的光阴。

我怕了,其实我是怕别离的。

我生气的时候请不要给我讲道理,我不是要让你把我往人道上领。

我要的只是一个不管对错永远站在我这边的人。


要多难有多难

最近很好,以后会更好。

一朝红颜别君老,长生殿中枉长生。

因为你,拿起笔,写天下,写风雨。

有一种胜利感,战胜自己的胜利,真是太令人欣喜了。

你的血太热了,热得你脸红,热得你昏头。

我在学着好好爱自己。

早读是语文,第一节是呈的外语,他上课前听我们读完了还给我们背,他一直都会背的。原来还和我说他当时背的是全班第一。
我们班里当时能背的人没几个。呈说:“匪来贸丝”我说:“来即我谋”。呈说:“匪我愆期”,我说:“子无良媒”。他在讲台上,我在倒数二排,我已经很久没这样大声念过诗了。

现在想想也甚是有趣。

天凉好个秋。